古诗词文言文现代诗外国诗古诗文作者名句

柳枝词

亭亭画舸系春潭,直到行人酒半酣。

不管烟波与风雨,载将离恨过江南。

111

荀巨伯探病友 / 荀巨伯探友

荀巨伯远看友人疾值胡贼攻郡,友人语巨伯曰:“吾今死矣,子可去。”巨伯曰:“远来相视,子令吾去,败义以求生,岂荀巨伯所行邪?”贼既至,谓巨伯曰:“大军至,一郡尽空,汝何男子,而敢独止?“巨伯曰:“友人有疾,不忍委之,宁以我身代友人命。”贼相谓曰:“我辈无义之人,而入有义之国。”遂班军而还,一郡并获全。

811

忆江南·衔泥燕

衔泥燕,飞到画堂前。占得杏梁安稳处,体轻唯有主人怜,堪羡好因缘。

105

渔家傲·天接云涛连晓雾

天接云涛连晓雾,星河欲转千帆舞。仿佛梦魂归帝所。闻天语,殷勤问我归何处。

我报路长嗟日暮,学诗谩有惊人句。九万里风鹏正举。风休住,蓬舟吹取三山去!

124

问说

君子之学必好问。问与学,相辅而行者也。非学无以致疑,非问无以广识;好学而不勤问,非真能好学者也。理明矣,而或不达于事;识其大矣,而或不知其细,舍问,其奚决焉?

贤于己者,问焉以破其疑,所谓“就有道而正”也。不如己者,问焉以求一得,所谓“以能问于不能,以多问于寡”也。等于己者,问焉以资切磋,所谓交相问难

古之人虚中乐善,不择事而问焉,不择人而问焉,取其有益于身而已。是故狂夫之言,圣人择之,刍荛

是己而非人,俗之同病。学有未达,强以为知;理有未安,妄以臆度。如是,则终身几无可问之事。贤于己者,忌之而不愿问焉;不如己者,轻之而不屑问焉;等于己者,狎xiá之而不甘问焉,如是,则天下几无可问之人。人不足服矣,事无可疑矣,此唯师心自用耳。夫自用,其小者也;自知其陋而谨护其失,宁使学终不进,不欲虚以下人,此为害于心术者大,而蹈之者常十之八九。

不然,则所问非所学焉:询天下之异文鄙事以快言论;甚且心之所已明者,问之人以试其能,事之至难解者,问之人以穷其短。而非是者,虽有切于身心性命之事,可以收取善之益,求一屈己焉而不可得也。嗟乎!学之所以不能几

且夫不好问者,由心不能虚也;心之不虚,由好学之不诚也。亦非不潜心专力之敌,其学非古人之学,其好亦非古人之好也,不能问宜也。

智者千虑,必有一失。圣人所不知,未必不为愚人之所知也;愚人之所能,未必非圣人之所不能也。理无专在,而学无止境也,然则问可少耶?《周礼》,外朝以询万民,国之政事尚问及庶人,是故贵可以问贱,贤可以问不肖,而老可以问幼,唯道之所成而已矣。

孔文子不耻下问,夫子贤之。古人以问为美德,而并不见其有可耻也,后之君子反争以问为耻,然则古人所深耻者,后世且行之而不以为耻者多矣,悲夫!

811

庄暴见孟子

庄暴见孟子,曰:“暴见于王,王语暴以好乐,暴未有以对也。”曰:“好乐何如?”

孟子曰:“王之好乐甚,则齐国其庶几乎!”

他日,见于王曰:“王尝语庄子以好乐,有诸?”

王变乎色,曰:“寡人非能好先王之乐也,直好世俗之乐耳。”

曰:“王之好乐甚,则齐其庶几乎!今之乐犹古之乐也。”

曰:“可得闻与?”

曰:“独乐乐,与人乐乐,孰乐?”

曰:“不若与人。”

曰:“与少乐乐,与众乐乐,孰乐?”

曰:“不若与众。”

“臣请为王言乐。今王鼓乐于此,百姓闻王钟鼓之声、管籥之音,举疾首蹩頞而相告曰:‘吾王之好鼓乐,夫何使我至于此极也,父子不相见,兄弟妻子离散。’今王畋猎于此,百姓闻王车马之音,见羽旄之美,举疾首蹩頞而相告曰:‘吾王之好田猎,夫何使我至于此极也?父子不相见,兄弟妻子离散。’此无他,不与民同乐也。

“今王鼓乐于此,百姓闻王钟鼓之声、管籥之音,举欣欣然有喜色而相告曰:‘吾王庶几无疾病与,何以能鼓乐也?’今王田猎于此,百姓闻王车马之音,见羽旄之美,举欣欣然有喜色而相告曰:‘吾王庶几无疾病与,何以能田猎也?’此无他,与民同乐也。今王与百姓同乐,则王矣!”

815

早秋三首·其一

遥夜泛清瑟,西风生翠萝。

残萤委玉露,早雁拂金河。

高树晓还密,远山晴更多。

淮南一叶下,自觉洞庭波。

116

琵琶行 / 琵琶引

元和十年,予左迁九江郡司马。明年秋,送客湓浦口,闻舟中夜弹琵琶者,听其音,铮铮然有京都声。问其人,本长安倡女,尝学琵琶于穆、曹二善才,年长色衰,委身为贾人妇。遂命酒,使快弹数曲。曲罢悯然,自叙少小时欢乐事,今漂沦憔悴,转徙于江湖间。予出官二年,恬然自安,感斯人言,是夕始觉有迁谪意。因为长句,歌以赠之,凡六百一十六言,命曰《琵琶行》。

浔阳江头夜送客,枫叶荻花秋瑟瑟。

主人下马客在船,举酒欲饮无管弦。

醉不成欢惨将别,别时茫茫江浸月。

忽闻水上琵琶声,主人忘归客不发。

寻声暗问弹者谁?琵琶声停欲语迟。

移船相近邀相见,添酒回灯重开宴。

千呼万唤始出来,犹抱琵琶半遮面。

转轴拨弦三两声,未成曲调先有情。

弦弦掩抑声声思,似诉平生不得志。(不得志 一作:不得意)

低眉信手续续弹,说尽心中无限事。

轻拢慢捻抹复挑,初为《霓裳》后《六幺》(六幺 一作:绿腰)。

大弦嘈嘈如急雨,小弦切切如私语。

嘈嘈切切错杂弹,大珠小珠落玉盘。

间关莺语花底滑,幽咽泉流冰下难。

冰泉冷涩弦凝绝,凝绝不通声暂歇。

别有幽愁暗恨生,此时无声胜有声。

银瓶乍破水浆迸,铁骑突出刀枪鸣。

曲终收拨当心画,四弦一声如裂帛。

东船西舫悄无言,唯见江心秋月白。

沉吟放拨插弦中,整顿衣裳起敛容。

自言本是京城女,家在虾蟆陵下住。

十三学得琵琶成,名属教坊第一部。

曲罢曾教善才服,妆成每被秋娘妒。

五陵年少争缠头,一曲红绡不知数。

钿头银篦击节碎,血色罗裙翻酒污。

今年欢笑复明年,秋月春风等闲度。

弟走从军阿姨死,暮去朝来颜色故。

门前冷落鞍马稀,老大嫁作商人妇。

商人重利轻别离,前月浮梁买茶去。

去来江口守空船,绕船月明江水寒。

夜深忽梦少年事,梦啼妆泪红阑干。

我闻琵琶已叹息,又闻此语重唧唧。

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

我从去年辞帝京,谪居卧病浔阳城。

浔阳地僻无音乐,终岁不闻丝竹声。

住近湓江地低湿,黄芦苦竹绕宅生。

其间旦暮闻何物?杜鹃啼血猿哀鸣。

春江花朝秋月夜,往往取酒还独倾。

岂无山歌与村笛?呕哑嘲哳难为听。

今夜闻君琵琶语,如听仙乐耳暂明。

莫辞更坐弹一曲,为君翻作《琵琶行》。

感我此言良久立,却坐促弦弦转急。

凄凄不似向前声,满座重闻皆掩泣。

座中泣下谁最多?江州司马青衫湿。

213

摇滚乐队

近现代:刘自立
节奏节奏你看到太阳出来升起落下消失而后在第二天
这是一个重复的过程是太阳的节奏是你听不到的节奏
在天体和我的内心这样的节奏在无限的区分着聚合着
不像舞台上摇滚乐的大鼓和小鼓按照他们的节拍敲打
节拍被灯光照耀相对于那个一动也不动的城市和郊区
男人和女人从她们的祖父那里学习动静有致的催眠术
她们把乐曲的节奏和天地的节奏区分在一张张书桌前
她们研究人类的悲哀在笑的杰作和哭的喜剧里不停顿
几代人和一分钟的停顿从大指挥的棒下消逝却不死亡
因为比一秒钟更短的旋律以及比海的时间更长的节奏
是隐藏在太阳和月亮的不属于我们的听不到的节奏里
于是太阳的节奏的虚枉和我们的节奏的虚枉两两并存
昨天我看见了节奏看见太阳的和月亮的看不见的节奏
是因为我在摇滚乐震耳欲聋的垂击下跚跚入梦无声息
或者是我听到了天体在我的耳鼓上划出交响乐的画面
我向着听见和没有听见的所有的观众大声叫喊再叫喊
然而天地依旧一如历代指挥在莫扎特的安魂曲里离去
离去的那一天据说雪落在生长沉默的土地上而后湮灭
乐谱的生成像无声的铁丝网把人类的节奏一段段撕开
节奏的行进和停顿中止在缪司的随波逐流的咏叹曲中
而我的孩子今天学不会在巴赫的水花环里去辨别节拍
她在我的呵阻下用她的无限的青春撞击摇滚乐的灵魂
她还对说我不是要寻找节奏而是要生成我自己的节奏
而我看见她在一二一二的节奏声里慢慢长大托着回声
我看见她的消失的美丽和我自己的消失的美丽和丑陋
但是太阳的节奏在我的生前生后陪伴我的心中的月亮
节奏节奏你看到太阳出来升起落下消失而后在第二天
第三天以至到第七天节奏的诞生在节奏的死亡里复活
而在我的舞台上我们把太阳作为道具作为视觉和假象
这是一个重复的过程是太阳的节奏是你听不到的节奏
不像在和平时期战争年代我们的胜利的和失败的节奏
不像在我们有声的和无声的哲学的宣言里的那些节奏
一个伟人的生死和我的生死的不同似乎在于他的话语
生起来就可以坐落成为圣殿和庙宇陪伴着雷电的话语
废墟是我曾经说过的交织生死两重光辉的诗歌的空间
一个与我相识的和不相识的过时的和现代的诗人相遇
我们的提问是你如何处理节奏的问题把节奏推向永恒
他告诉我我会在太阳的消失和永不消失的艺术中生存
他告诉我诗人的听觉看到了太阳和月亮的节奏是图画
他还说大海和米罗的一副画一样在他的心中起伏滚动
而我们共同的地方是我们在节奏被害的地方重新呼吸
虽然呼吸是古典派的节奏处理像古代元老院里的争论
一个确定死人比活人多的智者沉思着让节奏稍事休息
在争论布满满天彩霞的时候雷声从世界的群山上退下
我在那个美丽的湖滨迈着当当的步伐让我的感觉放松
我听到湖面上飘荡着大湖隐退节奏的意志像群山栖居
我甚至觉得群山的意志在死亡集蔟的岩石上随意漫舞
这里离开摇滚的人群极为遥远一如人的生命中的襁褓
我的无数个女儿的啼哭的声音围绕在群山的周遭八方
她未来的情人们手里托着一面摇滚鼓如香客款款而上
他心里的节奏正在和太阳的节奏在黄昏时和太阳汇合
这是一个重复的过程是太阳的节奏是你听不到的节奏
节奏节奏你看到太阳出来升起落下消失而后在第二天
人们把一天份成了分分秒秒的更为珍贵的节奏像宝石
而我把宝石加以切割的艺术正如上天份割和聚拢群星
漫长的滚动消弥了鼓声消弥了一面鼓的大面积的沉默
在我看来鼓的世界他的无数反面的放射积郁成为世界
她敲开门扉一个又一个新世纪像老人们的古怪的复活
不像舞台上摇滚乐的大鼓和小鼓按照他们的节拍敲打
一张张俊俏的面孔平息了她们亘古不变的爱情的节奏
像一面平静的湖在它自蓝色的皮肤上养育着她的灵性
节拍被灯光照耀相对于那个一动也不动的城市和郊区
其中我的女儿和我的无数的女儿一样像树木静静碧立
于是太阳的节奏的虚枉和我们的节奏的虚枉两两并存
昨天我看见了节奏看见太阳的和月亮的看不见的节奏
是因为我在摇滚乐震耳欲聋的垂击下跚跚入梦无声息
我的梦中我的女儿大声地喊叫但是她的喊叫毫无声息
她的到来一如群山跟在雷雨的身后一动一静一静一动
呼吸吧我的孩子们呼吸吧我的父辈的青春呼吸再呼吸
酒过三旬而大山也学着我们吞下一场场雷雨一样的酒
混诞的日子极为壮丽我瞠目以视摇滚乐泛滥的大舞台
而我在摇滚乐震耳欲聋的垂击下跚跚入梦去而来而去
天地依旧一如历代指挥在莫扎特的安魂曲里离去不回
节奏是我们的虚枉的创造节奏无中生有而又有中生无
节奏节奏我看到太阳出来升起落下消失而后在第二天
在第三天在第四天在第五天在第六天在第七天在心中
0

歌者

在夜色沉沉的树林里你可曾听见
一个歌者在歌唱苦闷和爱情?
清晨的时刻田野里万籁俱静,
芦管的声音单谓而又凄清,
    你可曾听见?

在荒凉昏暗的树林里你可曾遇见
一个歌者在歌唱爱情和苦闷?
他有时微笑,有时带着泪痕,
还有那充满烦忧的温顺的眼神,
    你可曾遇见?

倾听着那轻轻的歌声,你可曾叹息
一个歌者在歌唱爱情和苦闷?
当你在树林里看见一个年轻人,
接触到他那黯淡无光的眼神,
    你可曾叹息?
          1816
0

为我女儿的祈祷

风暴又一次咆哮;半掩

在这摇篮的篷罩和被巾下面,

我的孩子依然安睡。除去

格雷戈里的森林和一座秃丘

再没有任何屏障足以阻挡

那起自大西洋上的掀屋大风;

我踱步祈祷已一个时辰,

因为那巨大阴影笼罩在我心上。

为这幼女我踱步祈祷了一个时辰,

耳听着海风呼啸在高塔顶,

在拱桥下,在泛滥的溪水上,

在溪上的榆树林中回荡;

在快乐的迷狂中幻梦

未来的岁月已经来到:

踏着狂乱的鼓点舞蹈,

来自大海残酷的天真。

愿她被人承认美丽,

但不至使陌生人的眼光痴迷,

或使自己在镜前心醉,因为

一旦生得过分地艳丽,

便会把美看作是最终的满足,

从而丧失天性的善良,还可能

失去推心置腹的莫逆交情,

永远也找不到一个朋友。

海伦命定要感到生活平淡,

后来因一个蠢汉惹来许多麻烦,

而那从浪花中升起的伟大女王,

因没有生父而可以自做主张,

却选中了一个瘸腿铁匠做男人。

无疑娇贵的女人们喜欢

吃肉时佐以古怪的生菜冷盘,

丰饶角因此而被糟蹋罄尽。

我要让她首先精通礼节;

心灵不可视为天赐,而是那些

并不十分美丽的人所挣得;

而许多曾为美而美的蠢货

已经将魅力变成了智慧,

还有不少曾经漫游的穷汉,

爱恋过并自认为曾被爱恋,

现在目光已离不开令人欢悦的仁爱。

愿她成为一株繁茂的绿树,

红雀就好象她全部的思绪,

没有劳形的事务,只是慷慨地

四处播送着它们宏亮的鸣啼,

只是在欢乐中相互嬉逐,

只是在欢乐中你吵我争。

呵,但愿她象月桂那样长青

植根在一个可爱的永恒之处。

近来,由于我曾喜爱的那些心意

和我曾赞赏的那种美丽

皆是昙花一现,我的心灵已枯竭,

但仍知一旦为仇恨所壅塞

才定然是最可怕的厄运。

假如心灵中毫无仇恨,

那厉风的袭击再烈再猛

也绝不能将红雀和绿叶撕分。

理智的仇恨为害最甚,

因此教她把观念视为可憎。

难道我不曾眼见那诞生

自丰饶角之口的最美丽的女人,

只因她观念固执的心肠,

用温和的天性所了解的

每一种美德和那只羊角

换取了一只充满愤怒的旧风箱?

想到此,一切仇恨被驱逐散尽,

灵魂恢复了根本的天真,

终于得知那是自娱自乐,

自慰自安,自惊自吓,

它自己的美好愿望就是天意;

尽管每一张面孔都会恼怒,

每一处风源都会咆哮,或每一组

风箱都会胀破,但她会依然欢喜。

还愿她的新郎引她入洞房,

那里一切寻常,庄重堂皇;

因为傲慢和仇恨都不过

是大路两旁零售的杂货。

除了在风俗和礼仪之中,

纯真和美丽如何诞生?

礼仪是丰饶角的别名,

风俗是繁盛的桂树的名称。

0

致大海

再见了,奔放不羁的大海!
这是你最后一次在我面前,
翻滚着蔚蓝色的波浪,
和闪耀着娇美的容光。
像是友人的哀伤的怨诉,
像是他分手时的声声召唤,
你忧郁的喧响,你的急呼,
最后一次在我耳边回旋。
我的心灵所向往的地方!
多少次在你的岸边漫步,
我独自静静地沉思,徬徨,
为夙愿难偿而满怀愁苦!
我多么爱你的余音缭绕,
那低沉的音调,深渊之声,
还有你黄昏时分的寂寥,
和你那变幻莫测的激情。
打鱼人的温顺的风帆,
全凭着你的意旨保护,
大胆地掠过你波涛的峰峦,
而当你怒气冲冲,难以制服,
就会沉没多少渔船。
呵,我怎能抛开不顾
你孤寂的岿然不动的海岸,
我满怀欣喜向你祝福:
愿我诗情的滚滚巨澜
穿越你的波峰浪谷!
你期待,你召唤——我却被束缚;
我心灵的挣扎也是枉然;
为那强烈的激情所迷惑,
我只得停留在你的岸边……
惋惜什么呢?如今哪儿是我
热烈向往、无牵无挂的道路?
在你的浩瀚中有一个处所
能使我沉睡的心灵复苏。
一面峭壁,一座光荣的坟茔……
在那儿,多少珍贵的思念
沉浸在无限凄凉的梦境;
拿破仑就是在那儿长眠。
他在那儿的苦难中安息。
紧跟他身后,另一个天才,
像滚滚雷霆,离我们飞驰而去,
我们思想的另一位主宰。
他长逝了,自由失声哭泣,
他给世界留下了自己的桂冠。
汹涌奔腾吧,掀起狂风暴雨:
大海呵,他生前曾把你礼赞!
你的形象在他身上体现,
他身上凝结着你的精神,
像你一样,磅礴、忧郁、深远,
像你一样,顽强而又坚韧。
大海啊,世界一片虚空…………
现在你要把我引向何处?
人间到处都是相同的命运:
哪儿有幸福,哪儿就有人占有,
不是教育,就是暴君。
再见吧,大海!你的雄伟壮丽,
我将深深地铭记在心;
你那薄暮时分的絮语,
我将久久地,久久地聆听……
你的形象充满了我的心坎,
向着丛林和静谧的蛮荒,
我将带走你的岩石,你的港湾,
你的声浪,你的水影波光。
3
最新